您的位置: 首页 >  作之师 >  正文内容

俏夕阳_散文

来源:三月飞鸣网    时间:2020-10-16




  一

  八十三岁的老公公和七十九岁的老婆婆,两人共同携手相伴七十一个春秋了,这跨越了大半个世纪,浓荫蔽天的两颗柏松,身披着流金的岁月,至今更加挺拔绿翠。

  说起公公婆婆这老两口来,我们这些做儿女的心里,都有一个永远讲不完的精彩故事:

  先说老公公吧:一九三五年,五月一十二日这天,老公公出生在张家口地区怀来县,八宝山煤矿的北山脚下,一个叫小园村的山村里。这是一座如仙画般的古老村庄,四面苍老枝茂的榆树、柳树和那些铺天盖地的各种果树,紧紧地怀抱着这美丽的村子。潺潺不息的映山甘泉,拨弹着古老的琴曲,养育着这里一代又一代勤劳善良的人们。

  那时候国家正遭受着日寇铁蹄的蹂躏,再好的村庄也经不住日本飞机的轰炸折腾,每一家的日子都在饥寒交迫中度过。

  老公公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姐姐,还有他们的父母和爷爷奶奶。三代同堂挤住在两间小土屋里。孩子们白天不敢出去乱跑,聚在不大的农家小院里提心吊胆的玩耍,一听见日本人的飞机声就赶快躲藏起来。恶劣的环境和贫穷的生活,使老公公和他的姐姐哥哥们都没有读过一天书。

  八宝山煤矿周围的大山,很团结地手挽着手,高高低低地在白云下卧睡着,那庞大的躯体上,长满了茂密的树木和各种山珍。是附近穷人们挖野菜的好去处。

  人常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在那生活捉襟见肘,日子滴水成冰的年月里,老公公小小年纪性格就特别的耿直、懂事,勤快。他每天帮着家里的大人上山拾烧火柴、挖野菜、挑石沙子盖房、背着小筐往田里送粪等等。尽管这样,还要经常肚里唱着“空城计”,为躲避日本人的扫荡,跟着大人们跑进山沟里逃难,藏到石洞里保命。

  山区的太阳很勤快,它绕着四面的山峦,东升西落不知疲倦地四季交替着。穷人家的孩子呼吸着大山里新鲜的空气,喝着清澈的山泉,憋足了劲地往大长。在老公公吃糠咽菜长到了十二岁的时候,也是一个半大小伙子了。那个年代被封建意识武装头脑的祖辈们,虽然被贫穷笼罩着,但是传统观念是改变不了的。指腹为婚,定娃娃亲和收养童养媳是空前见惯的。老公公也不列外,他的父母也早早地找媒人,东借西凑地以三斗米的价码,给他领回来一个八岁的童养媳,也就是我现在的老婆婆。

  二

  说起老婆婆,我们更有话题了,因为我们经常听她给我们讲她童养媳的故事黄石哪个医院癫痫病治得好

  老婆婆一九三九年,八月二十七日,出生在八宝山煤矿周边的一个叫东黄庄的村子里,这也是一个美丽的村子,离老公公家大约有五,六里地。肥沃的农田,勤劳的人们,简简单单地过着每一天。婆婆家里有爹娘和三个哥哥一个弟弟共七口人。因为她是家里唯一的女孩子,所以深受父母和哥哥们的偏爱。可是苦难漫延着中国的每一个角落,水深火热的煎熬,让每一个老百姓是苦不堪言。那时候日本兵经常进村里扫荡,烧杀抢掠无恶不作。

  据婆婆回忆说:在她刚刚会记事的时候,经常看见有好多穿着黄衣装的日本人端着刺刀,呜哩哇啦地在村子里闯东家进西家,经常有人不明原因的被抓或被杀。村子的上空漫延的腥风血雨,家家鸡犬不宁,吓得人们时时刻刻地悬着一颗心。

  她记得那是一个夏天,有一天中午天气很热,婆婆的父亲去田里还没有回家,她母亲正在给一家人做野菜团子吃。忽然有一群日本兵牵着两条大狼狗进了院子。婆婆的母亲吓得浑身发软不知道该怎么办。她忽然灵机一动,赶快让她的孩子们躺在炕上装睡,不要和这些日本人搭话,以免招来杀身之祸。

  老婆婆和她哥哥们迅速躺在炕上闭上眼睛一动不动。那大狼狗的舌头伴着那明晃晃的刺刀,在他们的头上闻来闻去。那场面和现在的【电视剧】中,抗日片里面的情景是一样一样地。老婆婆说,他们都不明白这些日本人要找什么,东翻西看的。老婆婆和她的哥哥们吓得大气也不敢出。以前农村都是那吊扇的小纸格窗户,因为天气热正吊开着,她们的母亲趁日本人不注意的时候,从窗户上跳了出去,藏在一个石墙下面,才躲过了一劫。事过以后,一家人后怕得抱头大哭。

  在老婆婆六岁那年晚秋的一天,有一个本地人带着几个日本人横冲直撞地闯进了她家,说她父亲私通八路不是良民,把院子翻砸的一塌糊涂。婆婆的母亲紧紧地把孩子们堵在背后面。眼睁睁地看着日本人用绳子把她父亲五花大绑了起来,然后用刺刀顶着后腰推出了院门。婆婆的爷爷奶奶哭喊着,想求日本人放了他们的儿子,可是那随时都能扎在身上的刺刀告诉他们,一切都是苍白无力。她那可怜的父亲这一走就了无音讯,连尸骨都没有看见。

  这飞来的横祸让家里断了中梁,剩下孤儿寡母的日子没有了希望。老婆婆只记得她母亲每天以泪洗面,家里得人们出出进进脸上都挂着悲伤,她也不明白疼爱她的老爹哪里去了,不懂得良民是什么意思。

  白色恐怖缠绕着每个村子,大街上经常有横躺竖卧的尸体。日本鬼子就像疯了一样到处抓人,不知道灾难随时降临在谁的头上。所以有的北京哪儿可以治疗癫痫病人们为了活命,惊慌失乱地离家东躲西藏去了。

  老婆婆一家人没地方去,只能躲在那破草屋里听天由命。日子一天比一天难熬,人们被饿的前胸贴后背。无知的孩子们每天哭着喊饿,大人们急得束手无策。就这样过了大约有一年的时间,家里的人实在是活不下去了。婆婆的爷爷奶奶想出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就是给婆婆的母亲再找一户人家嫁了,换回一点点玉米面来给孩子们度命。在那个封建的社会里,嫁出去的女人,不管以后日子发生什么变化,一切命运都是婆家安排,娘家是没有任何权利主宰一切的。

  老婆婆每次给我们讲到这里时候,都忍不住伤心地落泪。她眼前仿佛出现了当年那生离死别的情景:她母亲走的那天,老婆婆和她的哥哥们抱着他们的母亲撕心裂肺的大哭。她们的哭声把母亲的心撕成了碎片。母亲抚摸着孩子们的小黄脸心如刀绞,万箭穿心。她泣不成声的嘱咐着孩子们什么,然后“狠心”地迈着两只“灌了铅”的小脚,一步三回头地走出了家门。

  老婆婆和哥哥们看着他们的母亲,骑着一个小毛驴越走越远的身影,拼命地追跑着、哭喊着。

  此后,老婆婆经常站在村边,望着她母亲走时候的那个方向发呆,她多么希望她母亲忽然回来看看她和哥哥们啊。

  没有了母亲,家里冷气嗖嗖特别的凄凉。老婆婆每天哭着要找娘,她那几个比她大不了几岁的哥哥们,还得哄她,让她多喝一点玉米面糊糊。

  短短两年的时间,好好的一个家,被日本鬼子害得家破人亡,支离破碎。这让不到八岁的老婆婆在这惨目忍睹的灾难中,仿佛长大了好多好多。

  婆婆的爷爷奶奶看见他们的儿孙这样可怜,心疼而又无奈。最后有人又拿出了那古老的封建办法,就是给只有八岁的老婆婆找一个婆家,去逃条活命,避免在家饿死。

  婆婆回忆说:她奶奶经常看着她咳声叹气,和她说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话。告诉她去别人家不会挨饿的,又嘱咐她去了要听人家话,做个好孩子等等等等。老婆婆似懂非懂地点着头。

  那是一个初冬的早上,飘着雪花的天气抱着寒箫使劲地吹着。老婆婆被他奶奶早早的喊起了床,用那铺满青筋的双手给婆婆洗了脸,又把她那满头是疮,裹着黄水,爬满了虱子的头发给扎起了两条小辫,然后由媒人和她大哥一起,也用一头小毛驴驮着,沿着那弯弯曲曲的山路,送到了比她大四岁的老公公家。本来天真无邪在妈妈怀里撒娇的年龄,却开始了她童养媳的生崖。

  那时候苦难不用任何选票,贫穷也不择人取貌。老婆婆到了武汉主治癫痫的好医院新家以后,看着同样是家徒四壁一无所有的陌生地方。心想:这里没有她奶奶说的那么好,也是被日本人害的吃了上顿没有下顿,如苦瓜秧缠上黄莲根了,苦味不分彼此。她那幼小的心里恨透了那些日本鬼子,是日本鬼子害的她爹死娘嫁人,是日本鬼子害的她小小的年纪就给别人当了童养媳。

  这个新家穷又人口多,炕上没有地方睡觉,老婆婆只能晚上盖着一块麻袋片,萎睡在锅台边。她明白自己以后就和眼前这家人,同甘苦共患难血肉相连了,她又有了新的“爹娘”和哥哥姐姐了。

  此后,老婆婆在她“娘”的用心调教下:每天起早贪黑地学做针线活、绣花、撕棉花、纳鞋底和做饭。小小的个子够不着锅台就蹬上小板凳。

  聪明的老婆婆学什么都很快,绣出的花朵栩栩如生,缝出的鸟和蝶活灵活现。做出的针线活,在同龄人面前出类拔萃。她孝顺两代老人,把家里收拾的干干净净,家里家外一把手,深受她娘的疼爱和邻居的夸奖。

  三

  时流如水,叶落纷纷。捉不住的时光毫不留情地越出了手指的缝隙。多少年过去了,不知不觉老婆婆由一个满头是疮的黄毛丫头,出落成一个亭亭玉立,向花一样美丽的美少女。老公公也由一个毛小子变成了一个眉清目秀的帅小伙儿,而且还在离家不远的八宝山煤矿当了挖煤工人,扛起了家中的大梁。家里的父母看着两个喝着苦水长大的孩子,高兴地计划着该给他们圆房了。

  数年后,在老公公二十一岁,老婆婆一十七岁的那年,贫穷使他们没有鞭炮的庆贺,更没有新衣嫁妆。爹娘只给他们一间小东房,一个小铁锅和两双碗筷,让他们开锅打灶自立门户去了。

  长文短论;结了婚的公公婆婆好似栽植在小园村土壤里的两棵树苗。拉着四季的袄袖,在狂风暴雨中扎根发芽。他们“蘸”着油盐酱醋,“品”着酸甜苦辣。“端”着锅碗瓢盆,“唱”着苦乐年华。用心血和汗水为他们的婚姻之途“铺垫基石”。

  闲云潭影日悠悠,物换星移几度秋。十几年以后,他们的四男三女七个儿女,在那贫穷中的年月里排着队相继出生。如七条细细的嫩树芽一样,在小园村这个古老的庄园里,沐雨迎风舒枝展叶。

  那时候虽然年代和平了,但是国家又处在三年自然灾害中,人们经常是饥肠辘辘艰难度日,连野菜都挖不上。公公婆婆全家老少十一口人,都在饥饿中挣扎。为了不让孩子们饿着,老公公不辞辛苦下煤窑赚钱,憋着肚子连一个工都舍不得休息。有时候煤窑上分给老公公一个馒头或一个玉米馍,他都舍不得吃一口,拿回家分给孩子们。<需要花多少钱治疗癫痫病/p>

  生活的长河好似一把乱弦琵琶,在柴米油盐酱醋茶中,时时刻刻都有那“南腔北调”的插曲。老公公性格内向不善多言,遇事沉稳、一言九鼎。炯炯有神的眼里总是闪着严厉的目光,让儿女们敬而生畏。老婆婆性格直爽和蔼可亲,经常絮絮叨叨,让孩子们左右娇赖。老公公每天在几百米的煤海深处采煤很是辛苦,回家抽空还要整理农田。那时候除了上班就是政治学习,忙的焦头烂额,身心疲惫。所以有些劳累中的情绪,一不留神就在家里发泄出来。

  老婆婆每天上上下下地伺候公婆照顾孩子们,捋不清的烦恼锁事没完没了,她稍不注意就在嘴里委屈抱怨。一些鸡毛蒜皮的“引线”,常是两口子爆发战争的导火索。三句话不投机,肢体冲突是经常出现的,谁都不想在对方面前低头。用老婆婆现在的话说,那时候简直是饿的穷折腾。

  四

  日月在苦难的泪水和欢乐的笑声混合中,头也不回地赛跑着。公公婆婆抻着岁月的揽绳,捻着指尖上的时光,从青年到中年,一不留神跨入了花甲的门槛。老公公也从八宝山煤矿,工作了近四十年的岗位上退了下来,告别了他人生的第一段落。膝下的七个儿女都长大成人,个个也参加了工作,结婚生子。当年那青涩的小两口,如今变成满头白发的老两口。

  老公公没有了时间的约束,没有了岗位责任制的压力和劳动纪律的规范,感觉的自由自在而又很不自在。为了充实丰富自己的退休生活,他勤快的在村子附近的空闲地方,开了几片农田和小菜园。每天在田里背着太阳,滚着汗水撒粪锄草,种了各式各样鲜嫩的无公害蔬菜,另外还在村子里打一点临工。老婆婆仍然是家里的贤内助,把一家人的生活安排的井井有条。

  可是多年下来的习惯,老两口还是唇枪舌战互不相让。不过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一切过程在儿女们的说笑中结束。

  如今的儿孙们好似一条条青藤,在欢乐的农家院里,盘绕着公公婆婆这两棵参天大树。公公婆婆也由花甲地带扬帆,路经古稀之程,已漫步到朝枝之地了。家族五十多口人四代欢堂、香火盛旺、儿孙绕膝、门庭若市,这是公公婆婆一生最大的成就和骄傲。

  春去冬来,花开花落。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年龄大了的公公婆婆遇事不太叫真了,而且老婆婆一有头疼脑热之类的小毛病,老公公特别的上心,并且催促着找医生,甚至自己陪着去。这无声无息的微妙变化让我们做儿女的,明白了少年夫妻老来伴的道理。看着老两口健健康康的享受着天伦之乐,我们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

© zw.zafqx.com  三月飞鸣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