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作之师 >  正文内容

爱恋_伤感美文

来源:三月飞鸣网    时间:2020-10-16




  村里有个姑娘叫小静,比我小两岁,家就在我家院子的前面。

  小静是全村公认的最乖巧懂事的姑娘,而我,自认为是全村最帅气的但是却是全村公认的最调皮的男孩子。

  小时候同村差不多大小的孩子天天混在一起,玩泥巴,爬树,耍石子……小静有时候也和我们一起玩。我不喜欢和女孩子玩,但是我喜欢在小静面前耍酷。

  我从来不会像别的小伙伴那样帮家里干农活,相反,几乎每天都会给我妈惹事,于是每天被骂的声音让住在不远处的小静一家都听腻了。

  小静是听着我的挨骂声长大的。我为此在小静面前常常不自在甚至自卑。

  小静从小天资聪颖,五岁就已经达到了我七岁的智力水平,和我同年进入同一所小学的同一个班里读书。

  我们常常一起上学,一起放学,有时我们还一起趴在路上的大石头上写作业。我不会做的题目,我就抄小静的,然后以我给她背书包作为回报。

  每当遇到不会写的字,小静就在一旁用小石子画在石头上,我再看一笔,写一笔,应付上去。

  小静在石头上一边写字一边念笔画的样子真是可爱极了。有一次,我盯着蹲在石头上写字的小静呆呆地想:“小静长大了也一定很漂亮,我要娶她做老婆。”

  自此我爱上了读书,我的学习成绩越来越好,我们经常一起背着课文走在回家的小路上。

  我也越来越喜欢和小静在一起,有好几次为了能和她同行上学,我忙着喝滚烫的粥把嘴巴烫出了泡;还有几次只顾着追上早几分钟出门的她,忘了背书包。

  那一年,小静六岁,我八岁。

  有一天,班里突然有同学开我俩的玩笑,大致意思是我和小静很般配,都是老师的得意门生,又住得近,我天天和小静一起上下学,还帮小静背书包,我俩在相好,我们将来肯定是要结婚的。

  谣言传到我这,敲开了我的心扉;传到小静那儿,她再也不和我一起上下学了,她总是躲着我。

  那一年,我们上五年级,小静十岁,我十二岁。

  小学毕业,我们一起考入了镇上同一所初中,按成绩排名分在了不同的班。

  因为山路崎岖且路途有点远,同村的家长组织村里为数不多的,在镇上上初中的孩子们结伴上下学。

  于是,每周六中午放学回家,每周日下午返校,成了我最期待最幸福的时刻,因为,我又可以和小静同行了。

  窄窄的山路上,我总想尽办法离小静近一点。天晴的时候,我喜欢让小静排在我的前面走,这样我有更多机会和她说话。下雨天路滑,我总想走在她的前面,哪里路滑难走,我可以早一点提醒她。

  可她极少主动和我说话,但不回避我好意的提醒。

  我分在了年级最low的班。刚毕业的班主任,三天两头请假的主课老师,数个成绩垫底的街上的顽皮少年,让我们班的班风差到全校闻名。入学时六十个人的大班,上到初二结束留下的人勉强过半。

  小静分到了尖子班里。严格负责的班主任,兢兢业业的主课老师,来自不同乡村里要读书的孩子,让她们班的班风好到全校有名。同样六十个人的大班,有过半的学生考上了城里的高中。

  在那个成天吵吵嚷嚷,早恋爆表,辍学率全校第一的班级里,没有小静武汉治疗癫痫病的正规医院的带动,我的学习成绩变得差强人意。

  隔壁班的小静,却像开了挂一样,每次大小考试都能榜上有名。

  到了初三,作业越来越多,补课越来越勤,放假的次数越来越少。我对学习的热情,更是与日俱减,我和小静的考分,也相差越来越大。

  我被天天有传纸条的教室新闻扰得无心学习,对小静的情感,被煽动得越来越强烈。

  理智告诉我,在那个并不大的学校里,在那个极其敏感的年龄,在那个特殊的学习时期,我必须小心翼翼地藏好我的小心思。

  但是,我还是觉察到小静在有意躲着我。如果不是特意去小静班里看她,我几乎要等到放月假才能见到她。

  这对我来说,着实有些煎熬。

  后来,我终于知道了缘由,我们那位八卦的小学同学转学到了小静班里,第一天就把我们俩子虚乌有的过去给散播开了。

  初三的第二次月考,我没能在榜上看到小静的名字,自己的排名继续往后掉。

  晚自习时我请假出去上厕所,看见小静的班主任在走廊里跟小静谈话,小静一直低着头。

  我的心,有些凌乱。

  没过几天,征兵通告发到学校,几个要好的同学吆喝着组团去报了名,当时我已经年满十六周岁。我也积极响应了。

  戏剧地是一帮人只有我合格了。拿着入伍通知书,我无比忐忑。

  而这一切,小静全然不知,直到学校公布入伍名单。

  临行,全校师生为我们当届入伍的同学举行欢送仪式,我穿上崭新的军装,对着镜子看了好久,镜子里的自己真帅气呀。

  只可惜,小静没能看见我第一次穿军装的模样。

  我怀着对小静的不舍,对军营生活的向往,爬上高大的军用车,试图在人群中搜寻小静的身影。

  刚上初一的堂弟冲上来跟我拉手,顺势递给我一个信封,耳语说是小静姐请假回家了,信是小静给的。

  我怀揣一颗惴惴不安的心,赶紧把信塞进军装袋子里。

  在路上趁上厕所的时间,我迫不及待地打开了信封,一个精美的钥匙扣,一张纸条,写了四个字:“记得来信”。

  我就像吃了一颗定心丸,高高兴兴奔向我的军旅生活。

  当新兵的前三个月真苦呀,想亲人,想小静,夜里落了很多泪。

  好多次照着手电筒在被窝里给小静写信,倾诉我的思念和委屈,写着写着就哭了,写着写着又笑了。

  那些让我哭让我笑的信,一封也没有寄出去,最终寄出去的,都是鼓励小静好好学习,将来考好大学的励志鸡汤。

  小静也会给我回信,和我一样,不提“想念”,更不提“喜欢”。只是鼓励我好好进步,多学本领。

  等小静的回信,已然是我枯燥的训练日子里最最期待的事。

  我跟我的战友们宣称小静是我的女朋友,每次我拆信时他们那羡慕嫉妒的眼神,足以冲刷净我终日训练的疲惫。

  收信的当晚,我必是枕着小静的信入眠,默念着小静信上的话进入梦乡。

  这样静好的关系持续了不到一年就被中断了。因为小静的妈妈发现了我给她写的信,并把她关在屋里痛打了一顿。

  小静再没给我回过信,我也没再敢给她写信了。我也慢北京癫痫病治疗好的医院 慢适应了没有小静的部队生活。思念,再次深藏在心底。

  服役两年后我选择继续当兵,同时第一次回家探亲。

  我从妈妈那打听到了小静在读的高中及班级,决定回部队前一定要去看看她。

  我想她一定不知道我回来了,更不会知道我会去看她。我以表兄的假身份骗过学校的门卫,顺利地站到了小静的教室的窗外。

  她又长高了,更加漂亮了可爱了。她安安静静地坐在临窗的位置上写试卷,我不敢靠近窗户,我怕打扰她,我只是远远地看着她。儿时的妄想再次闪过脑海。

  她突然抬起头,我来不及躲闪,已四目相对。我听到了自己砰砰砰的心跳声,看到了小静绯红的脸颊。她迅速低下头,接着写她的试卷,而我,赶紧逃离了。

  第二天,第三天,我都住在她学校附近的小旅馆里,我克制不住地想寻找和她单独见面的机会。

  绞尽脑汁后,在她们学校惯例的出校放风时间,我终于在学校门口守到了她。

  她好像知道我在等她,出校门后,她不再和其它同学一起走,我会意地赶紧尾随其后。

  突然,她转过身,

  “我知道你回来了。”

  “谁告诉你的?”

  “算的!”

  “我回来好些天了,早想来看你了。我妈说你学习很好,叫我别来打扰你,我没听她的话,还是来找你了。”

  她没有作声。默默地走在前面。

  突然,她跳转过身,调皮地扬起头,撒娇似的地对我说:“兵哥,我带你去看看我们学校的全景吧。”说完,并没转身,只是一边后退一边开心地喊着:“放风时刻,我心飞扬!”然后再转过身,飞快地向后山的方向跑去,快乐得像一只小鸟。

  我大喊着“小心脚下”,并迅速追了上去。

  她说爬上学校的后山,就可以看到半座城的风景,学校更是尽收眼底。我紧跟在她的身后跑着,跑到山脚下,我们才停了下来。

  因为时间有限,我俩决定抄近道走,一路上小静不停地说着学校里的趣事,她第一次跟我说了那么多话。我的脸上洋溢着幸福。

  途中遇到一个坡陡,我借着部队学来的本领轻松爬了上去,小静试了几次,都从中途滑了下来。

  我伸出手去拉她,她犹豫了一下,把她柔软的,白白细细的小手放进了我满是老茧的大手里。

  一股暖流吞噬全身。

  那是我记忆里,咱俩的第一次肌肤相亲。拉她上坡只用了几十秒钟,却温暖了我无数个寂寞的夜晚。

  我们并排坐在后山的山顶上,她不再说话,静静地看着夕阳下沉。

  最后还是我率先切入正题,

  “为什么突然不回信了?”

  “……”

  “考了这么好的高中,也不给我报个喜。”

  “……”

  “我时常——想你,——很想……”

  “……”

  “我明天下午的火车回部队。”

  “为什么还要去当兵?回来一起读书不好吗?”

  “………”

  深秋的晚风吹乱了他齐耳的短发,我看到她满脸的泪水。

  我武汉治癫痫什么医院好多想把她拥入怀里,为她擦干眼泪。

  我没有。

  她失望里夹着责备的眼神让我意识到我已不能那样做。一种不好的预感爬上心头。

  把她送回学校,我徒步30公里,回到我的家,我们一起长大的地方,蒙头大睡两夜一白天,差点错过返程的火车。

  我又开始给她写信,她再也没有回过我。我们从此断又了联系。

  服役四年,我退伍了。再见小静,她已经高考结束了。

  我们又回到了我们一起长大的小山村。

  我在等我不确定的未来,小静在等她的大学录取通知书。

  我知道她在家里,她也知道我在家里。我们同时在各自的家里窝了近一个月,也没碰上一次面。

  小静家时常有几个男女同学来玩,笑声时常传进我的耳朵里。我假装躺在床上看书,其实所有的注意力都在小静家。他们的欢声笑语让我心烦意乱。

  单位频频催我去上班,我迟迟没有动身。

  堂弟打听到常到小静家来玩的有个男孩子是隔壁村的,对小静特别殷勤。

  他擅作主张去约小静和我见面,他说我再不主动,就要永远错过小静了。

  那天傍晚,我在村头等了很久很久,小静都没有出现。

  对呀,小静那么可爱,一定有很多男孩子喜欢她的。我失望而归。那晚,我抽了一整包香烟。我开始失眠。

  借着天气炎热的借口,我搭着凉椅在院子里睡觉,时刻关注着小静房间的动静。

  我发现小静屋子的灯总是很晚都还亮着。终究没按捺住狂热的心,在一个月光如洗的静谧的夜晚,我鬼使神差地潜到她的窗户下,轻轻地叫她的名字。

  她居然听到了!

  她轻手轻脚地为我开了门,把我让进了她的房间,随后靠在床头上若无其事地再次捧起她的书,头也不抬地看着。

  我关了她的灯,走近她,坐在她旁边的床沿上,背对着她,点燃了一支香烟,我的心砰砰砰乱跳,我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干什么。

  我把香烟吸到过半,她也没有出声。

  “让我进来,你不怕吗?”

  “……有什么好怕的呢?”

  “………不怕我乱来吗?”

  “………你变坏了吗?”

  “………你是不是交男朋友了?”

  “………为什么这么问?”

  “………你那么优秀,那么可爱,有男孩子喜欢你,才正常。”

  “………”

  “你知道,我———  一直在——喜欢你。”

  “嗯,可是,我们———早就不可能了。”

  “我想这辈子一直和你在一起,很小的时候就决定了!”

  “……你学会抽烟了。”

  “在部队大家都抽。”

  “你就会随波逐流”

  “……”

  “……”

  香烟烧到了我的手指,我条件反射地把它丢在地上,起身,用拖鞋狠狠地踩灭了。

  “你早点睡吧,我走了。”

  我从她独立的闺房落荒而逃。张家口市专治癫痫病好的医院p>

  第二天一早,我便进城去单位报道了。

  那一年,小静未满十八,我不足二十。

  小静如愿考上了沿海大城市的重点大学,最后留在了那座城市,嫁了当地的老公,生养了一对双胞胎儿子,有一份属于自己的事业。

  听说老公很疼她,每年都陪她回老家过春节,反而离得近的我,很少回老家。二十几年,我们不曾联系过。

  堂弟总是会在无意间跟我说起小静。我从他口里得知,小静过得很好,我很安心。

  那以后的我在国家安排的单位混了两年日子后,开始跟着叔叔做生意,乘着大时代的东风,小有所成。

  小静已成了远去的梦。我幻想着能遇到一位像小静那样的女孩,来一场明明快快的恋爱,始终未能如愿。

  到了不得不结婚的年纪,在父母的安排下,我成了家。

  婚后第二年,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当新鲜感和激情褪去,育儿的烦琐,老婆的埋怨,家庭关系的矛盾,生意的不景气……

  我越来越少顾及家里,常常借口生意忙在外面瞎混,终因交友不慎,迷上赌博,把多年的积蓄掏空。

  老婆跟我离了婚,带着女儿单过,我把房产都给了她们,回到了一无所有的状态。

  我有了破罐子破摔的念头。

  那一年,我三十九岁。

  小静说得对,我就会随波逐流。

  最近一次小学同学会,发际线高高在上的我一边叼着香烟吞云吐雾地在包厢里搓着麻将,一边含糊地和女同学们开着玩笑。

  突然听老班长说:“小静到楼下了,我去接一下。”

  我的心叮咚一声响:“为什么没人提前告诉我她会来,她可是从来不参加这种聚会的呀!要是知道她要来,我怎么也不能这么副油腻的德行呀!”

  素颜的小静微笑着走进了进来,她一出现,大伙儿都起哄:“我们班的大美女来了!难得难得!”

  高高盘起的深咖色长发,高挑的身材丝毫没有这个年纪的女人常有的臃肿,齐裸的束腰英伦风靛青羽绒服,黑色的高跟短靴,一切都那样恰到好处……

  三十九岁的气场,二十九岁的身材和颜值,我再次为她倾心。

  进屋坐下,她一边解围巾,一边亲热地跟沙发上聊天的女同学们打招呼。由内而外散发出的大都市知性女性的气质,让一沙发终日围着柴米油盐转,浓妆淡抹的女同学们黯然失色。

  我借着烟雾的遮掩盯着小静出神。頻入我梦的小静,还是那么美好。

  她开始大方地逐一和男同学们打招呼了。我摘下香烟故作平静地抢先开口。

  “小静,多年不见,都快认不出你了!”

  “什么眼神儿呀?我可是一进屋就认出你了!”

  这是她最速度地一次回应我的话。

  说完,俏皮地冲我笑,就像当年叫我“兵哥”时一样。

  我不敢直视她的眼神,甚至不敢正面瞧她的脸。

  是呀,我何曾好好看过她的脸?可我就是为她着迷了这些年。

  我的女神,我至纯的初恋,如一杯香醇的毒酒,侵入骨髓,无药可解。

  那晚,我又失眠了。半寐间,我又回到了两小无猜的童年。

© zw.zafqx.com  三月飞鸣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