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谱神曲 >  正文内容

水车(小说八)

来源:三月飞鸣网    时间:2020-10-20




  八­
  李秘书和警卫员小刘为了尽快赶到县武装部,一路马不停蹄地换着开车,中途没有停下来休息过。因为军车跑得快,到县武装部的时候,还没有下班。李秘书直接把车开进武装部里停好,就领着小刘、和杀猪叔,一起朝值班大楼走去。­
  那值班人员一看到两个带枪的解放军,带着一男一女还背着一个小孩子过来,赶紧从办公桌边上起身,问有什么事。只听李秘书说:“我们是军区老首长派下来的人,要找一下你们这里的领导!”那值班人员赶紧打,和上面说了一些什么,就对李秘书说:“我们张领导在楼上,请你们一起上去!”­
  当时李秘书走在前面,带着大家走上楼梯,拐了个弯就找到领导的办公室。只见里面坐着一个干部模样的人,中等身材,有点胖,梳着油光发亮的大背头。李秘书上前,问了一声座上的是不是张领导,那人一抬头,看见李秘书和小刘,故作惊喜地叫起来:“哦,原来是解放军同志啊,稀客稀客,请坐请坐!”一边对外面值班人员叫道,“小王,倒点开水来给解放军同志解解渴……”­
  李秘书摆了摆手,说:“张领导,茶水就免了。我们这次是专程来找您办点事的,我这有一封军区老首长的信,您先看一下……”李秘书双手呈上信,等待对方回答。­
  那个张领导拆开信,看了一下,马上就陪起笑脸来,说:“是军区老首长啊!回去代我问一下老首长好!我们这确实有发生过这件事,也确实抓了一些人,不过这事还在审查中,在没有落实清楚之前,我们是不能轻易放人的……”­
  “为什么呢?”李秘书说:“不是所有人都有罪啊?这是人民内部问题嘛!是人民内部问题就要协商解决,不要动不动就拘押人啊!”­
  “这个……确实是人民内部问题没错!主要因为被炸死的人是这次‘文攻武卫’的中坚,是我们的一位好同志……”张领导有点为难。­
  “不管是谁,这事都要依法惩办!问题是,你们现在把整个小队的青壮年人都给抓起来扣押了,现在又是秋收,生产是不能耽误的。再说总得有个冤头债主周口癫痫病专科医院哪些最好不是吗?我们觉得其他的人可以先放下去搞生产,老百姓不搞生产哪有饭吃?老百姓不搞生产,我们这些当兵的又吃什么呢?所以老首长信上要求把主犯扣下,先把从犯放了好安排生产!”­
  “这个……”那张干部还在那张口结舌想说什么。那边警卫员小刘早就火了:“这个那个什么?你们这样随便拘留人,让老乡不能组织生产,耽误了生产可是大罪!你倒是说一声,到底是放还是不放?……”­
  “这个……”那张干部看见小刘火了,赶紧陪笑说:“解放军同志,请先不要发火嘛,我这不也是有难处吗?上面说了,不能放就是不能放,我这一放,我怎么交代啊?”­
  “哪个上面?”李秘书把张干部拉到一边问道。­
  那张干部看了一下母亲和杀猪叔他们,说:“这死的人啊,是张副书记的亲戚。张副书记交代了,这事一定要严肃查办。不整个轰轰烈烈,水落石出就一定不能罢休。革命嘛,就是要革命到底啊!”­
  “革命到底当然没错,可他们不是革命对象啊!他们是我们的老百姓,是我们的衣食,我们的老百姓内部发生了一些纠纷,这是人民内部矛盾嘛,不能以阶级敌人的方式来对待!”李秘书说。­
  “可是上面有交代啊,说他们都是些残余的阶级敌人,他们队就有四五个国民党特务……”张干部指着母亲和杀猪叔说“她们家就有国民党特务。我们都调查过了,她们家老三在那边当兵!”­
  “你血口喷人!我们家老三是抓壮丁抓走的……”母亲那里会饶人,指着那张干部就骂:“你们家以前才是地主恶霸呢……”
  “什么血口喷人?要不是你们组织什么‘爱国派’干涉,早就把你们一起抓了!”那张干部脸红脖子粗地叫起来:“现在你们落网了,就别想逃出人民的手掌心……你这妇人家,我家可是三代贫农,也不注意一下影响,黑白说话呢……”­
  “你才黑白说话呢,我们家也是三代贫农!你就血口喷人……”母亲也不示弱。
  这边李秘书也火起来了:“什么国民党特务啊,都是咱们的老百姓!你们怎么能随儿童癫痫小发作便乱扣帽子,到处乱抓人呢?我问你,你到底是放人还是不放人?”­
  “我不能放人的!你们这些解放军同志怎么能这样啊?干涉地方行政管理,出了事你能负责吗?”这个张干部也生硬起来了。­
  “我能负责!”李秘书拍起桌子来:“老首长的信上说得清清楚楚,把肇事者先行关押待审,无关人员一律先放回家安排生产,你敢不放人?不放人就是破坏生产,不放人我就敢先抽你……我干涉地方行政管理你又怎样?只要是谁做对不起百姓的事,解放军就管定了……”­
  那边李秘书的话还没说完,警卫员小刘早就抢身过来,将张干部的手反身一扭,嘴里叫道:“你这吃狗屎长大的官,我叫你革命。我先把你扭送到军区里拘留起来,告你破坏生产罪,等你们的张副书记去军区放你!”­
  只听那张干部杀猪似地叫了起来:“妈啊,我的手扭断了啊!解放军同志,你就饶了我吧!不是我不放,是我不敢放啊!放了张副书记不会饶我的……妈啊,你啊,我的手扭断了啊……”­
  “你到底放不放人?“只听得李秘书吼叫起来,“不放,扭到军区去,叫老首长一枪崩了你,不要抵命的……”­
  “放放,我放,我放!我放不行吗?妈啊,我的手扭断了啊……”­张干部在那疼得呼天抢地,哇哇直叫!
  母亲说到这,会忍不住地大笑起来。她说,那时看到张干部那狗熊样,心里觉得有点可怜,想叫李秘书他们手下留点情。但想到全队青壮年都关在这里,如果不放回去秋收,全队老小今、明年的饭碗就都会成问题了。所以虽然感觉他那样子有点可怜,心里也有点害怕,但还是没有说话。那边杀猪叔看见了,乐得叫了起来:“解放军真是好人哪!哈哈……看看你们平时那嚣张的样子,今天碰到解放军怎么了?哈哈,哈哈哈……”­
  就在那天晚上,按照老首长的意思,除了青山哥和黑牛哥之外,所有的人都被放了出来,先回家去安排生产,其他的事等省里派工作队再来解决。李秘书和警卫员小刘要走的时候,对着张干部拍拍腰里那把小手枪,说:“生产没搞完之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怎么选择前,你再敢乱抓人,你等着我给你脑袋开个窟窿!”­那张干部发直,硬撑着没倒下去!
  老队长、大伯和要回去的时候,去看一下青山哥和黑牛哥。父亲后来告诉我,他说,当时老队长对青山哥说:“青山啊,你可是个解放军啊,你要多担待点!黑牛还小不懂事,看来,你要受苦了,我的儿啊……”老队长说着就哭了起来。只见青山哥咬着嘴唇,对老队长他们说:“爸,叔,你们放心回去吧,我不会让黑牛受苦的,因为我是你们的长子,我是个革命军人……”­
  这边秋收工作正在顺利地进行着,那边省里已经派工作组下来。后来,查实那个张副书记是某某“反党集团”的团伙,被迅速逮捕起来,扔到监狱里。而那个叫“革命派”的头头,作为帮凶,他的所谓“革命”行动,也被全盘否定。不过,当然他罪不至死,所以,这次炸弹死伤人的事件,青山哥和黑牛哥是有很大责任的,应该按照法律追究责任!­
  父亲后来对我说:“那天,法院公审,我们都去参加。你青山哥一口咬定炸弹是他制造的,也是他投的,和任何人没有任何关系。他请求法院做公正的判决,不要连累别人!”最后,他在判决书上按下了红红的手印。­
  随后,当判决书下来的时候,老队长哭了,哭得很。因为是人民内部矛盾,而且那个死者现在是人民的头号公敌。加上青山哥在里表现好,立过功,老队又是三代贫农成份好,所以法院判决青山哥二十五年有期徒刑。
  父亲后来对我说:“老队长说他有个好儿子!阿狮,等你将来长大了,一定要学你青山哥,好好做人,多想想别人,多关心帮助一下别人……”­我点点头。
  其实,到现在我还觉得很纳闷:为什么那个时候,很多事情可以那样去做,而且还会做得顺理成章。就连老首长为什么可以叫李秘书和警卫员小刘,到县武装部去强行放人,这件事情到现在我都弄不懂。我问起父亲,父亲也摇摇头,他说:“那个年代的很多事,我们都不理解。”­
  后来长大成人了,两个表哥常到我家来走亲戚,因为他们都比我大十几岁,见过这种场合。在长春哪些治癫痫病医院我们一起喝酒聊天的时候,我很不相信地问,当时这些事是不是真的。他们都笑了,说:“是真的!那个时候啊,我们没吃没穿的,什么都不好,就是闹武斗的时候有点好玩!大人都出去打架去了,这个时候小孩子就可以偷偷跑出去看热闹。有一次,我们跑到这里来,正好在搞武斗,我们就去看热闹。没想被二舅妈看到了,拿起柴扒就打我们的屁股!”­两个表哥说完,嘻嘻哈哈地笑起来:“后来我们看到二舅妈就怕,扭头就跑……”
  我转过头来,问母亲:“阿母,真有这样的事吗?”­
  “有!”母亲笑了:“你那两表哥当时淘得很,大人在那打架扔石头,他们也不怕危险,在那跑来跑去,我气就拿起柴扒打他们的屁股!后来又叫你姑姑好好揍他们一顿,他们才不敢来这跑……”我也笑了,觉得那个年代,或许小孩子也有他们的,虽然什么都不懂,但却什么都觉得新鲜奇怪。­
  再后来,青山哥减了三年刑,释放的那天,我去接他。他走出监狱门口的时候,把头昂向,看了许久……我赶紧迎上去,他看我过来,就把我紧紧地抱住,说:“阿狮,都长大成人了,胡子也出来了,连我都不认得了……你青山哥没用了,头发都白了……”他说完就伤心地哭起来,我也一阵心酸,跟着哭起来,我们两个人的,将对方肩膀上的衣服,湿了一大片。……
  我说:“青山哥,让你受苦了!两位家(老队长和我父亲),腿脚都不利索了,他们走不动了,叫我来接你……”­
  他推开我,呜咽着,把眼睛直愣愣地望着远方……末了,他转过头来,对我说:“这么多年来,我把自己的都放在监狱里。我不理解、也不明白,在那个时候,我们都在做些什么,我们是用整个青春才换来一点点觉悟的一群人啊……”­
  我看着他那一头白发,虽然能理解他的感受,但确实无法理解他们那一代人的。我只能觉得,眼前我的这位青山哥,已经是一个老人了,一个确确实实的老人了!他没有自己的青春,没有自己的事业,更没有自己的……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待续)­

上一篇: 独坐清寒之夜

下一篇: 如果你是云

© zw.zafqx.com  三月飞鸣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