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乌鱼蛋 >  正文内容

[中篇故事] 赎罪

来源:三月飞鸣网    时间:2021-10-06




  1。坠楼事件
  
  �强思菏歉隹�发商,最近他在一片温泉带买下块地皮,打算建个疗养院。各种硬件设施都顺利完成,却在温泉上出了问题。
  
  钻井队施工的价格是千米内每米200元,超过一千米每米还要额外加钱。如今,温泉井足足打了2300米还不见出水,吴克己的预算早超了,不得不停下来,四处找人投资入股,急得起了满嘴燎泡。
  
  有道是“屋漏偏逢连夜雨”,正当他东一头西一头找钱的时候,儿子的班主任忽然打来电话,说他正在读高中的儿子吴畏从三楼摔下来了,正在医院抢救呢。
  
  吴克己顿时慌了神,火速开车赶去了医院。只见儿子静静地躺在病房里,身上连接着各种仪器。
  
  医生拿着片子安慰他,说因为抢救及时,孩子没有生命危险。至于昏迷的原因,从核磁共振来看,没发现脑子有啥问题,还需要进一步观察。吴克己听了,稍稍松了口气,这才转过头,询问儿子班主任事情的经过。
  
  班主任告诉他,当时正上体育课,分组练习投篮的时候,有人忽然发现吴畏坐在三楼水房的窗台上,不知怎的忽然身子后仰,从楼上摔了下来,落在楼前的草坪上。体育老师和同学们急如何控制颠疯忙跑过去,只见吴畏栽倒在地上,叫他也没有反应。老师立刻拨打120电话,把他送到了医院。
  
  吴克己额头暴起了青筋:“上课期间,孩子为什么会离开老师的视线?你们应该对这件事负责任!”班主任忙安慰他,说该承担的责任校方绝不会推卸。吴克己的情绪无处发泄,只好等儿子醒过来再说,谁料这一等就是三天。
  
  三天来,儿子毫无苏醒的迹象,插着导尿管,输着营养液,脸色看起来和正常人没什么区别,对外界的刺激却毫无反应。
  
  吴克己越想越不对劲,便让老婆守着儿子,自己来到学校,要求查看监控,调查儿子出事的原因。
  
  校方之前认定吴畏的坠楼是意外,并未做很多调查,但家长有诉求,必须要满足。水房里没有监控,于是校方调取了水房门口的监控。
  
  结果监控中还真有疑点。9点45分左右,吴畏拉扯着一个学生出现在镜头中。虽然没有声音,但明显能看出两人情绪不对:吴畏对着这名同学推推搡搡,而这名同学显得很紧张,害怕中透露着愤怒。
  
  两人进入水房三分钟后,水房的门忽然猛地向内打开,四秒钟后,这名同学从水房中慌乱地跑出来,左右看了看,贴着墙根小跑北京癫痫最好医院出去了。
  
  一见这段监控,吴克己的眼睛瞬间瞪大了,班主任也非常吃惊:“赵小凡?这个孩子挺老实的,平时表现很好,学习成绩也不错,怎么会……”
  
  吴克己不说话,目光透过近视镜冷冷地盯着她。班主任赶紧起身,刚拉开门,正好见班上一个学生路过,于是叫住他:“你去喊一下赵小凡,让他到这来。”
  
  那学生答应一声,转身去了班级。不大一会儿,他跑回来大声报告:“老师,赵小凡跑了!”
  
  原来,那学生去叫赵小凡过来,赵小凡却显得非常紧张,问什么事。那学生忍不住抖起了机灵,说可能和吴畏坠楼有关:开家长会时他见过吴畏的爸爸,右眼的眼镜片厚得跟瓶底似的,所以自己印象很深。
  
  赵小凡听了更紧张了,跟着他走了几步,忽然停下来说:“我不去,去了也说不清!”说完他转身向楼外跑去,爬上围墙跳出了学校。
  
  听到这里,吴克己腾地站起身来,大声吼道:“他这是畏罪潜逃,吴畏肯定是被他推下楼的!”
  
  这个结论的性质太严重,谁都不敢大意。班主任扭头问那学生:“以前吴畏和赵小凡关系还挺不错的,你消息灵通,知道他们最近发生黑龙江哪个医院看羊角风比较好什么矛盾了吗?”
  
  那学生得意地挺挺胸脯:“当然知道,上个月赵小凡过生日,他爸爸请我们去饭店撮了一顿,一开始大家吃得都很开心,后来隔壁有个人过来拉赵小凡爸爸到他们桌去,说他在这儿小家伙们吃不好。赵小凡的爸爸走之后,吴畏忽然问赵小凡,他爸爸叫什么名字。奇怪的是,赵小凡说了之后,吴畏就没再吃什么东西,很快就走了。从那以后,吴畏找碴打了赵小凡几次,不知道为什么。”
  
  吴克己的脸色沉了下来,他掏出手机拨打110:“事情基本清楚了,两个孩子之间有摩擦,所以赵小凡蓄意报复,将吴畏推下窗台。这是谋杀,我要报警!”
  
  事情到了这步,校方只好配合,班主任联系了赵小凡的父亲,让他立刻赶到学校来。
  
  辖区民警很快来了,边询问边做笔录。这时一个满脸横肉的中年人急匆匆地推门进来,明知没人要,还点头哈腰地掏出香烟挨个发,一圈下来锁定了苦主,便对着吴克己抱拳道:“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最后咋定论是警察的事儿,给孩子看病要紧,我先表表态度!”他拉开手包,从里面掏出几沓钱来:“身上没带太多现金,这是六万块钱,先救急,缺多少补多少,绝不含糊!”
  
  2。子债导致抽搐的原因父还
  
  见对方没有推脱抵赖的意思,吴克己脸上的神情舒缓了一些,却不肯松口:“民事赔偿抵不了刑事责任,你儿子今年16周岁了,如果是谋杀,同样要接受法律制裁!”
  
  赵小凡父亲脸上的肉抽搐了一下,搓着手说道:“这个我知道,如果你儿子能脱离危险,我愿意做任何事情取得你们的谅解,孩子还小,背上污点这辈子就完了!”说完,他竟然“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吴克己有些动容,都是做父亲的,太能理解这种感情了。他刚要伸手去拉对方,一位老警官却早了一步,扯着他往上提溜:“电炮,起来说话!”显然,俩人之前认识。
  
  吴克己一愣,这个称呼太熟悉了,二三十年前市里最有名的“社会人”就叫电炮。想到这,他神情严肃起来,板着脸说道:“不知道这位怎么称呼?”
  
  赵小凡爸爸大剌剌地说:“电炮是我的外号,好长时间没人叫了,鄙姓赵,名大鹏,可能虚长你两岁,不嫌弃的话就喊我一声赵哥,本市有啥事尽管吱声,哥哥多多少少还有些面子。”吴克己看都没看他手里的钱,冷笑一声转身便走:“你还是祈祷我儿子早日醒来吧,否则你的面子在我这就是鞋垫子!”

© zw.zafqx.com  三月飞鸣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